弧圈球称霸,鬼才克兰帕尔的横拍弧圈球和他的

     匈牙利乒乓球队主力;欧洲横拍弧圈球技术的先驱;20世纪70年代世界乒乓球主要强手之一,与瑞典的本格森、约翰森,塞尔维亚的舒尔贝克,匈牙利的约尼尔,前南斯拉夫的斯蒂潘契奇等,是当时中国队面临的主要强敌。

此后几年,匈牙利乒乓球水平有所下滑,加上中国队缺席了1967年至1969年期间举行的两届世乒赛,这期间中匈两队未有值得回味的对抗。

1971年至1979年五届世乒赛上,男团冠军中国3次,瑞典1次,匈牙利1次;男单冠军日本2次,中国、瑞典、匈牙利各一次。男双冠军,中国一次,欧洲选手四次,可见亚欧之间的争夺是如何的激烈、胶着。而70年代的乒坛除了跌宕起伏的欧亚对抗之外,还有一件震动世界的大事,这就是著名的“乒乓外交”,下回我们接着说。(推荐阅读:乒乓历史今天看 “乒乓外交”开启中美互通大门)

   至今为止最后一个世界冠军
  第34届后,河野满功成身退,日本队的实力大打折扣。顶上来的小野城治无论是实力上还是经验上与河野满相比还有很大额差距。第35届世乒赛,日本队光靠老将高桥和小野城治支撑局面,小组赛中勉勉强强出现后,半决赛中被匈牙利队5比1收拾掉了,最后获得第三名。
  团体赛中对欧洲人几乎连战连败的小野城治,单打却神奇地冒了出来。团体赛两次击败过中国的匈牙利队,其三名主力单打中全部被中国选手淘汰:梁戈亮淘汰约尼尔,鲁尧华淘汰克兰帕尔,李振恃淘汰盖尔盖伊,这无疑给小野城治扫清了障碍。
  小野城治进入了前16名后,一路上遇到的都是中国选手。他先以3比1淘汰了黄亮,然后在与鲁尧华的比赛中经过五盘激战,死里逃生地进入了半决赛。在半决赛中,他的急球和侧上旋令梁戈亮很不适应。左手的小野特长是正手拉、扣斜线,恰好打在梁戈亮的反手弱点上,发球后拉反手、杀两角,梁戈亮疲于奔命,接发球轮失分过多,结果被小野3比2淘汰。
  决赛中小野如法炮制,连胜郭跃华两局,第三局郭跃华加强了主动进攻扳回一局,但在这局快要结束时郭跃华拉伤了腿。第四局刚打了几个球,郭跃华再也支持不住了,只得弃权。小野城治以他的实力加上运气,为日本队夺得了世乒赛至今为止最后一个世界冠军。
  然而,运气不能总是眷恋日本队。小野城治的世界冠军丝毫掩盖不了日本队日益艰难的处境。小野城治、斋藤清、宫崎义人,一茬接一茬的打法就像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七大发一只摆脱不了六十年代单面拉的影子,死抱陈旧观念导致日本队在80年代的全面崩溃。
   十年努力 有复苏迹象
  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日本队不仅世界老三的位置不保,连亚洲老二的地位也陆续被韩国和朝鲜取代。到了90年代,日本队进攻型选手已经无力和世界劲旅抗争,无奈之下,只得启用了松下浩二、涩谷浩这样的削球手。后来的伟关晴光、吉田海伟、韩阳等前中国球员的陆续加入,一度充实了日本队的实力,但总的来说和世界强队还存在着很大的差距。
  通过十年的努力,日本队近来有复苏的迹象。年轻选手岸川圣也和水谷隼不仅单打有一定实力,他们的双打也可以和世界上任何一对劲旅叫板。在第49届世乒赛上,岸川圣也/水谷隼将中国的郝帅/马龙(资料,马龙新闻,马龙说吧)淘汰出局,随后他们与王励勤(资料,王励勤新闻,王励勤说吧)/王皓(资料,王皓新闻,王皓说吧)的争夺也非常激烈,但终归火候未到,苦战6盘失利。可以预见,随着岸川圣也和水谷隼的成长,吉田海伟和韩阳的加盟,日本队在未来的世界大赛中一定能有所作为,但要重振昔日的雄风还要走一段很漫长的路。

    二  克兰帕尔的克星:
    第35届世乒赛,尽管克兰帕尔,以及约尼尔、盖尔盖伊赢得团体赛,在男子单打成绩上却不理想,克兰帕尔以1:3负于鲁尧华,止步于八分之一;约尼尔0:3负于梁戈亮。盖尔盖伊进入四分之一决赛,1 :3负于李振恃。总成绩上,克兰帕尔负两盘,盖尔盖伊以及约尼尔负五盘。
    当时克兰帕尔在团体赛中一共四次出场,分别打败了我国李振恃、梁戈亮和卢启伟,而在男子单打项目中却输于鲁尧华。所以说,克兰帕尔的弧圈球不是没有弱点的,他的失败并非偶然。那么鲁尧华到底用什么方式克制住了克兰帕尔的横拍弧圈球呢?!
    针对克兰帕尔与新手鲁尧华的比赛,中国队积极进行总结,这也是后来的36届世乒赛能够取得全胜的重要因素!
    首先看克兰帕尔的状态:
    站位:靠近桌面,姿势四平八稳;
    技术:两面拉弧圈球,伺机抢位抢攻,进行扣杀;
    优势:手腕灵活,技术全面。
    劣势:步伐笨拙,存在控制点缺陷。
    鲁尧华当时擅用直板快攻,经过合理应用,打击效果十分明显。
    第一,发球快。
    鲁尧华尽量缩短发球准备时间,同时对方的准备时间也变短。鲁尧华的发球占了总分的23.68%,共得18分。
    第二,进攻性明显。
    他的每次出球带有进攻性,速度和落点变化多端。造成克兰帕尔被动防守。弧圈球的赢球点在于方向难以掌控,但进攻上有其特定的节奏。鲁晓华擅长的是直拍快攻,速度上的优势打破了弧圈球发球节奏。由于鲁晓华态度上坚决,敢打敢拼;加上技术过硬,能充分发挥直拍进攻的优势。做到快、准、狠! “这场比赛得失分总计是140分,其中鲁尧华主动进攻得头分合计108分,主动进攻77.14%,被动防御仅占15%。四局比赛总得76分,其中主动进玫(包括发球抢攻、接发球抢攻、正手进攻、正手侧身进攻、正手打弧圈球、推挡和拼中突击)得67分,占88.15%。”这些数据都表明:鲁尧华对于主动进攻的运用是赢得比赛的重要原因!
    第三,攻击对手底线两大角。
    这种做法其实很冒险性,要求队员的技术胆量都过关。由于克兰帕尔站位靠近前台,这两角防守上存在严重缺陷。另外,鲁尧华回球角度往往很大,之前说到,克兰帕尔的手腕灵活,而步伐上笨拙,不能适应突变,所以就算勉强接住大角度球,由于来不及调整身体只能勉强回球,给鲁尧华快攻的机会。
    第四,反手灵活。
    克兰帕尔战胜中国球员常在进攻反手区时得分。而鲁尧华恰恰能进行反手推压弧圈球,擅长控制角度和速度,甚至直接得分。比赛中此类得分占到了31.57%,共计24分。
    最终鲁尧华以3:1(23:25, 21:16, 21:13, 21:12)战胜了克兰帕尔。
    由此,中国队开始加强直板快攻手法的应用以克制克兰帕尔及其他对手。
    对于克兰帕尔,35届世乒赛即带来了他事业的巅峰,也成为辉煌的转折点。在第36届男团决战上,克兰帕尔遇到了中国队主教练为其几乎是量身定做的对手:蔡振华和谢塞克。看得出中国队对于反攻做足了功课。当时中国队撤出了包括郭跃华在内的全部主力,而是派出三员小将:谢赛克、蔡振华、施之浩来对付匈牙利队的三员猛将:克兰帕尔、盖尔盖伊、约尼尔。
    那么到底是拥有多年经验,人气颇旺的老将们能够守住宝座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小将们更被看好呢?
选择新队员是有一定道理的。一来老将年龄偏大,当时任队长的李振恃已经年过三十,并与张立结婚。体能和时间都受影响。二来,男团的失败造成球队士气低落,亟需补充新的活力!
    蔡振华是李富荣的第一个秘密武器。他体能好,爆发力好,曾在江苏队担任主力,并由防守型队员转成进攻型对手,对付步伐笨拙、屡次神游的克兰帕尔再合适不过了。此外,蔡振华的球拍比较特别。
    31届世乒赛上梁戈亮曾用一个魔法的双面球拍战胜瑞典队。一面长胶,一面反贴。而两个面的颜色一样,发球时,梁戈亮用手臂遮挡球拍,不断变化发球,打得约翰森措手不及。加上动作灵活,扣杀给力,比赛十分精彩。尽管瑞典队教练发现了规律,并从后方给予手势上的指点,仍然不能挽回失败,最终中国队赢得比赛。此时的蔡振华正是延续使用这种球拍,而在材料和方法上有了变化。
    看过蔡振华打球就会发现,他将球拍玩弄手掌之间,不断转动,变换发球面。由于拍面两方颜色相同,转速又快,对手来不及分辨球拍哪一面为正,无法确定回击力度。比赛就像表演,而球拍材质也很特别,称为“防弧圈胶皮”,顾名思义,正是为了制约弧圈球球手。从力学上讲,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弧圈球的击出需要借助对方来球的角度和力度。而这种材料粘性小,平滑滞涩。旋球触拍后即停止旋动,也不会再形成旋动,并且触拍后的球飞出速度慢,落点近而飘忽,常使对手使不上力气,也很难形成扣杀。但这种材料做正手实际上是费力的,并且不能发弧线球,蔡振华一反常规将其用作正手,技术上是一种突破。
    根据安排,首盘施之皓对阵约尼尔,因为过于保守,以0比2失败。
第二盘蔡振华就要对阵上一届打败三员中国猛将的克兰帕尔。而施之皓的失败给了蔡一定压力,开场第一个球便落网了,教练李富荣示意蔡稳定情绪。
    调整状态之后,他手中防弧圈胶皮球拍的威力便展出来了!迅猛进攻,对手急忙承接,却发现来球有气无力,大力反而只能将其扣死在自家桌面。
    由于蔡振华行动敏捷,能很好控制来球,并击打出令对手匪夷所思的飘忽球,要么距离近,要么落点不明确,即使克伦帕尔接住了球,仍不方便发力和控制走向,更不要说发挥弧圈球的威力。几轮下来,克兰帕尔精疲力尽,频频失误。
    谢塞克是李富荣的另一个法宝。年仅十九岁。选择他原因有二:
    首先,他是个左撇子球员。这对多数右手球员都是不小的挑战。
    然后,他是直拍快攻。这和鲁尧华打法相似,第三十五届鲁尧华已经显示出技术优势,对克兰帕尔有绝对的制约力。
    这届比赛中国队5:2战胜匈牙利队,洗刷了35届耻辱,夺回斯韦思林杯,创造了乒乓史上绝少有的完胜神话。李富荣的大胆冒险取得了成功。谢赛克、蔡振华也通过这次比赛巩固了乒坛的地位。
    匈牙利对从此淡出乒坛,成绩上再无突破。但是克兰帕尔本人的乒乓生命力仍然算顽强。
   1981年第二届世界杯,克兰帕尔获得男子单打冠军。
   1988年,36岁的克兰帕尔已经过了运动的黄金年龄,但依然顽强进入汉城奥运会男单四强。在输掉两局之后,克兰帕尔渐入状态,连扳三局,淘汰了中国队年刚23岁的陈龙灿。陈龙灿虽然也是直板快攻,出球快而刁,但几次小路球都被克兰帕尔破掉,无缘四强。

图片 1

从1926年首届世乒赛举行,到现在已经将近90年。这个过程中,男子乒乓球欧亚两大实力集团有过好几轮此起彼伏。先是欧洲垄断,50年代日本成为霸主,60年代中国登上巅峰,而后欧洲强队卷土重来,男子乒坛在70年代形成了欧亚对抗的主旋律。

   借中国国内动乱之机重夺优势
  由于受“文革”的影响,中国队中断了一切对外的体育交往,第29、30届世乒赛上少了中国乒乓球队的身影。日本队借中国队国内动乱之机,重新将优势夺回来。在这两届世乒赛上,除了男子双打被瑞典队夺走外,日本队将男子的其余冠军全部收入囊中。
  在这期间,日本队出现了一位引人注目的新星--长谷川信彦。1965年,还在读高中三年级,未满19岁的长谷川信彦夺得了全日本男子单打冠军,创下了日本对历史上最年轻的冠军纪录。两年后,20岁的他夺得了世乒赛男子单打冠军。与传统的日本打法不同的是,长谷川信彦是横拍弧圈结合快攻的打法,强调步伐的快速移动和正手的进攻威力,他食指直立,几乎到了球拍的中心,这种握拍法在当时的世界乒坛独树一帜,对付直拍选手有着很大的优势。
  获得第29届世乒赛单打亚军的河野满也和其他日本选手迥然不同,是直拍生胶两面攻打法。他的这种打法,初期因为功力不够,威胁不大。但后期对欧洲弧圈打法和中国直拍快攻打法占尽上风。
  第30届世乒赛男单冠军伊藤繁雄是传统的单面拉打法。以长谷川信彦、河野满、伊藤繁雄三人为主的日本队,将日本队乒坛霸主的地位艰难维持到了60年代末。

   

1959年容国团夺冠

此前男团两连冠的中国队,在预赛和决赛中两次输给匈牙利队。决赛时,三名中国直拍快攻选手对三名匈牙利横拍拉弧圈选手。在这场速度对旋转的较量中,面对匈牙利人克兰帕尔、约尼尔、盖尔盖伊又快又转的新式弧圈球。中国队只有郭跃华在第四盘艰难拿下一分。5比1,匈牙利队时隔27年重新站上了世乒赛男团最高领奖台。

 为世界乒坛带来历史性革命
  1963年3月19日,日本男女乒乓球队在东京开始了第三次为期五天的集训,为第27届世乒赛做最后一次准备。
  在这之前,日本男女乒乓球队的全部8名球员和陪练,先后从2月23号到27号、3月7日到11日在滨松和饭阪进行了两次集训。最后一次在东京集训后,日本队于3月24日乘飞机前往斯德哥尔摩同瑞典队进行联合训练。
  第26届世乒赛对日本队来说无疑是个沉重的打击,丢掉了分量最重的斯韦思林杯。对这个败局日本人并不服气,他们认为中国队不过是借主场之利。对此,日本乒乓球队声言要“雪耻”,决心要“重夺世界乒坛霸权”,继而特别成立了“加强选手训练工作委员会”,进行多次座谈、研究,更加严格地培训选手。
  1964年中国对访问日本时,日本对花了80万日元对中国队的技术进行研究。比赛中四台摄像机从不同的角度详细地拍摄了中国优秀选手的技术动作,这些片子经常在日本运动员中巡回放映,放映时间长达四个小时。当时的80万日元对经济拮据的日本队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数目。虽然日本队只筹出了男女共8人的经费去参加第27届世乒赛,但对中国队的技术的研究却这样的不惜花费工本,可见其“雪耻”的决心。
  尽管投入了大量的金钱、人力和时间,日本男队在第27届世乒赛上仍然全军尽墨。三木、木村虽然大发凶狠、但由于跟不上中国队的速度,反手位始终成为软肋,加之队张燮林的长胶削球怀有恐惧心理,因而惨败而归。
  遭受两连败的日本队,以“打败中国队为目标”,先后进行了8次集训。在战术、技术、体力、精神上作了认真的准备。教练长谷川喜代太郎相当乐观地预言:“日本队通过最近的集训,可以有把握地说,决不会像上届那样遭到惨败。”
  日本队参加第28届世乒赛的团体阵容中,有一个引人注目的新秀,他就是两次击败庄则栋的高桥浩。第一次参加世乒赛的高桥浩除了赢过庄则栋外,对中国队的几大主力均无胜绩。而且被认为不善于对付削球。在参加第28届世乒赛,途径瑞典进行的友谊赛中,高桥浩两次败给了名将阿尔塞。
  日本队之所以将他选入阵容,是看中他曾两次战胜庄则栋。中日团体赛决定启用高桥浩,日本队冒了很大的风险,光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日本队孤注一掷的决心。高桥浩在决赛中也不辱使命,打败了日本队从未战胜国的张燮林和虎将庄则栋,为日本队夺得了两分。但小中健一人连丢三分,木村丢两分的结果,使高桥浩的努力化为乌有。
  尽管日本队丢掉了三届世乒赛团体赛的冠军,但他们为世界乒坛带来了历史性的革命:第26届的弧圈球,第27届狄村的下跪式发球,第28届高桥浩和木村威胁性颇大的发球,成为了每届比赛的新亮点。日本队不仅带来了弧圈球,它输出的弧圈球技术为世界乒坛带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世乒赛之日本时代:花80万对付中国 弧圈球称霸

三  人老心不老

图片 2

1971年3月,第31届世乒赛在日本名古屋进行,此前,受文革影响,中国队缺席了两届比赛。名古屋之战,由庄则栋、李富荣、李景光、郗恩亭和梁戈亮组成的中国男队,半决赛5比3力克瑞典,决赛5比2击败东道主日本,时隔六年再捧斯韦思林杯。但在男子单项上,欧洲选手收获颇丰。男双决赛,老将庄则栋与“怪球手”梁戈亮搭档,1比3不敌匈牙利组合克兰帕尔和约尼尔。引人注目的男单较量,左手横握球拍的19岁瑞典小将本格森,半决赛淘汰了中国的郗恩庭。决赛击败卫冕冠军日本的伊藤繁雄,成为首位夺得男单冠军的瑞典人,也将阔别了18年的圣·勃莱德杯带回欧洲。

   中国重返世界乒坛 日本队日子越来越难过
  随着中国重返世界乒坛和欧洲的崛起,日本队的日子越来越难过。在第31届世乒赛上,日本队男线全军覆没,一金未得。在中国和欧洲的双重夹击下,长谷川信彦和河野满再也难以支撑。在第32届世乒赛,日本队团体赛比赛连续输给瑞典和中国,仅获得第三名。
  长谷川信彦退役后,日本队更加捉襟见肘。河野满上升为一号主力,二、三号主力分别是高岛规郎和单面拉弧圈球打法的阿部胜幸。河野满的两面攻打法还存在着漏洞,面对欧洲人的反手弧圈球,他的特长施展不得,当他准备发力攻时,球已经顶在球拍上,显得很被动。他不仅败给了欧洲的一流选手,连二、三流的也输。第33届世乒赛团体赛比赛,日本队接连败给了中国、匈牙利和南斯拉夫,只名列小组第四。
  第33届后长河野满将中国推挡融入在自己的打法中,由于生胶薄,推出去的球发沉,欧洲选手通常只能兜一板,他趁机左右开弓。展开攻势。第34届世乒赛河野满的水平达到了一个新高度。除负于斯蒂潘契奇外,对欧洲其余选手保持了全胜,尤其是在日本对于匈牙利队争夺决赛权的比赛中,他一连打败了盖尔盖伊、克兰帕尔和约尼尔,为日本队打进决赛立下了头功。
  日本队能打进决赛还得益于另一名削球手高岛规郎,高岛规郎步伐灵活,反应快,动作轻快,削弧圈球时能连续加转,使对方难以连冲,待对方拉到手臂僵硬时突然送出不转球,然后向前反攻。
  由于弧圈球的威力普遍增强,用反胶削球的难度越来越大,因而大多数削球手都采用两面不同性能的球拍(一面长胶,一面反胶),两面反胶的高岛面对欧洲强有力的弧圈球能够连续削出加转球,实在难能可贵。他在同瑞典、匈牙利的两场决赛硬仗中,战胜了本格森、约翰森、约尼尔和盖尔盖伊。尤其是男团半决赛第八盘对阵盖尔盖伊,他赢了这场非胜不可的比赛--因为如果打到第九盘,前面已丟两分的田阪登纪夫对克兰帕尔,日本队恐怕凶多吉少。高岛先失一局后连扳两局,帮助日本队挺进了决赛。
  但中日男团决赛呈现了一边倒的局面,日本队0:5惨败。前面比赛中威风八面的河野满,败在了梁戈亮和王亮德比麾拍下。以往对阵日本队战绩卓越的梁戈亮这次被排在了第三号的位置,主要考虑到前两轮避开前原正浩--梁戈亮对河野满从未失手过,而前原正浩曾在亚非拉乒乓球邀请赛上3比2击败过他。但无论日本对如何的排兵布阵,实力上的差距还是无力撼动中国队。
  由于受当时政治环境的影响,第34届世乒赛上中国队定下的冠军指标是不能超过四个,中国男女队夺得团体冠军后,后面的单项比赛顶多只能拿两个,所以采取了边看边打的策略。五个单项半决赛,中国队的形势一片大好。男子双打包揽了两个决赛的席位,最后梁戈亮/李振恃、黄亮/陆元盛分获冠亚军。女子双打张中立/葛新爱、朱香云/魏力捷、中朝组合杨莹/朴英玉和韩国组合李基元/金顺玉进入了前四名。
  当朱香云/魏力捷3比0淘汰韩国组合李基元/金顺玉后,中国队已经最起码能多的半个冠军。杨莹/朴英玉夺走波普杯后,中国队的任务已经完成,后面的比赛成就了河野满和朴英顺。
  在前面的比赛中,中国队已经有意无意的放弃了争夺决赛的资格,阎桂丽/李振恃在半决赛中0比3不敌日本选手田阪登纪夫/横田幸子,进入决赛的田阪登纪夫/横田幸子一攻一守,但配合尚有缺陷,法国的塞克雷坦/贝尔热雷把握住机会,捧走了赫杜塞克杯。
  男女单打半决赛,出现了“三英战吕布”的局面。男单郭跃(资料,郭跃新闻,郭跃说吧)华、黄亮、梁戈亮,女单张立、张德英、葛新爱均进入半决赛。河野满在1/4决赛中,和本格森经历了一场九死一生的殊死搏斗后,半决赛中,他“打败”了从未赢过的梁戈亮,决赛中“再接再厉”,将二号种子郭跃华击败,为日本队夺得了七十年代以来的第一个世界冠军。

一 “乒乓界的罗德曼。”

转眼间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随着约尼尔、克兰帕尔等一拨好手的崛起,匈牙利乒乓球迎来第二春。1971年,国乒时隔6年后重返世界赛场,当年参加了在日本名古屋举行的第31届世乒赛。与匈牙利之间进行的一场男乒团体赛是小组赛关键之战,是役双方斗得天昏地暗,中国队先胜三盘,随后匈牙利扳回两盘,接着中国再拿一分,可惜后两盘连败,八盘战罢,中匈两队战成4平。决胜盘,首次参加世界大赛的18岁小将梁戈亮力挫对手,中国男队终于以5:4险胜对手。赢得这场胜利后,中国男队先后击败了瑞典、日本两强,第四次捧起斯韦思林杯。单项比赛,中匈好手在男双决赛一决雌雄,这次是匈牙利笑到最后,约尼尔/克兰帕尔以3:1击败了庄则栋/梁戈亮,夺得伊朗杯。

国际乒坛的几番改朝换代都来自于技术的创新,日本凭借弧圈球和凌厉进攻而崛起,中国发挥近台快攻特长冲上巅峰,欧洲人则带着横拍快攻结合弧圈卷土重来,70年代男子乒坛因不同技术流各有所长,使得这一时期的欧亚对抗显得格外激烈。

     克兰帕尔简介:

老瓦视为偶像的克兰帕尔

图片 3

    匈牙利队曾经在世乒赛举办初期上独占鳌头,并连续多年难逢对手。经过20几年的沉寂,1979年匈牙利队曾在世乒赛上再次创造了男子团体的辉煌时刻。当时与中国队的激战结果如下:
    李振恃负于克兰帕尔 1:2(20比22,21:12,12:21)
    梁戈亮负于盖尔盖伊 0:2(18:21,12:21)
    郭跃华负于约尼尔 1:2(21:19,17:21,16:21)
    梁戈亮负于克兰帕尔 1:2(19:21,21:10,18:21)
    李振恃胜约尼尔 2:1(21:14,17:21,21:13)
    郭跃华胜盖尔盖伊 2:0(21:18,21:7)
    梁戈亮负于约尼尔 0:2(17:21,17:21)          
    克兰帕尔正是当时的奇迹创造者之一,连续拿下三分,促使匈牙利在27年之后重又捧回冠军奖杯。如今这位老将以及匈牙利队当年的辉煌都渐渐成为历史,乒乓球坛不断有新人新事出现。
    作为乒乓界的鬼才,克兰帕尔所创造的行业奇迹是不可忽视的,他之所以被关注有两点原因,一个是在欧洲帅先应用了横排弧圈球,另一个是他的出了名的古怪个性。曾经被称为乒乓界的罗德曼。

1979年世乒赛匈牙利5-1中国夺冠

1973年的南斯拉夫萨拉热窝第32届世乒赛,欧亚对抗进入到了新的阶段。男团小组赛,卫冕冠军中国队苦战九盘,4比5不敌瑞典。上届男单冠军本格森,连克梁戈亮、李景光和许绍发三员大将一人独取三分。按照这届比赛的赛制,进入四强的球队进行循环赛,小组赛交锋过的两队不再交手,而是按小组赛的成绩计算。虽然中国队力克日本和苏联队,但终因小组赛输给瑞典,使得总成绩不敌对手,屈居亚军。瑞典队则打破亚洲20年的垄断,历史上第一次捧起了斯韦思林杯。面对欧洲横板力量和旋转的冲击,中国队在传统“快、准、狠、变”的基础上,向“转”的方向发展,用速度加旋转来应对。 在男队主教练徐寅生的建议下,上届单打季军郗恩庭赛前不到一年由直板正胶,改为了反胶。这届男单决赛,他利用新的反胶打法击败瑞典的约翰松,摘得桂冠,这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中国男团失去奖杯的遗憾。

图片 4DCV(0)~M2_FTLM2KG]@OT.jpg)

无独有偶,国乒的第一个女单世界冠军,也是与匈牙利选手决赛时获得的。1961年第26届世乒赛,女单决赛在中国选手邱钟惠和匈牙利好手高基安之间展开,经过五盘苦胜,邱以3:2险胜。这届世乒赛,中国男队在男团关键比赛击败了匈牙利队,中匈以及日本共3支男队获得各自小组第一名后进入前三名循环赛,中国男队先以5:1大胜匈牙利队,后以5:3力克日本队,首次捧得男子团体冠军奖杯——斯韦思林杯。

图片 5

    退役后的克兰帕尔住在布达佩斯200公里外的一个小镇上,参加俱乐部的乒乓球活动,偶尔进行宣传,指点指点小孩,挣些外快。而平日里清清闲闲,终于收敛了自己的坏脾气,不再酗酒和惹事。
    2005年,出席中欧元老赛的克兰帕尔体态微胖,头发全白,语言慢条斯理,已然不再是那个鬼头鬼脑,任意妄为的年轻人,但那骨子倔强仍然依稀可辨。只不过从捣蛋闹事转移到了对输赢的较劲上。
    克兰帕尔对于乒乓球比赛的态度不再漫不经心,神游天外。而是关注起自己的输赢。当时中方球员有梁戈亮、谢塞克、刁文元和江嘉良。大多数参加中欧元老赛的球员已多年不碰球,心态也是放松的。而克兰帕却在试练时态度严肃积极,并指明了要打败江嘉良。 他说:“我是来赢比赛的,不是来表演的。前段时间波尔、萨姆索诺夫他们来中国打明星赛都输了,中国那么多人认识我,要是我也打得不好,那多没面子。”
    当时的梁戈亮还保持打球的习惯,拥有最大赢球的可能性,许绍发调侃说要是你能抽签到克兰帕尔真是再好不过了。
    最终,江嘉良2:0赢下了克兰帕尔。他的直板横拍着实让克伦帕尔不大适应。
    不得感慨岁月变迁。克伦帕尔,这怪脾气的天才终于还是老了。

赛后,国乒主教练李富荣说了句意味深长而又掷地有声的话:“匈牙利队用了27年时间夺回斯韦思林杯,我相信中国队不会用那么长时间。”两年后,李富荣率领一支新军出席第36届世乒赛,队中除郭跃华外,谢赛克、蔡振华、施之皓和王会元均是20岁上下的小将。中国队在闯过瑞典、日本等雄关后,与上届冠军匈牙利在决赛中相逢。李富荣出人意料地雪藏了前两届单打亚军郭跃华,而是派出清一色小将——谢赛克、蔡振华和施之皓。三位新人没有辜负教练的重托,经过七盘鏖战,中国队以5:2击败强大的匈牙利队,夺回了斯韦思林杯。

图片 6

图片 7
    克兰帕尔全名为蒂波尔•克兰帕尔(T.Klampar)。从姓名上可以看出属于占到匈牙利国家人口97%的马扎尔人后裔,他本人是西方人和匈奴人混血。他的肤色偏黄,头发的颜色是黑色,这些属于东方人的特征,而深陷的眼窝以及高大的身材又表明西方血统的存在。通常身材较高大的运动员,如约尔尼,通常表现出力度上的强硬和灵活性上的不足,而克兰帕尔虽然身高1.9m,却并不妨碍灵活性发挥。他本人擅长右手横拍弧圈快攻结合反手攻,拉球时不狠,但出手极快,擅于运用手腕制造螺旋出球。因为弧圈球落点难以掌握,接住后的击出走向不受控制,常使对手棘手,此后瓦尔德内尔发扬了这种打法,使之达到巅峰。能灵活运用弧圈球的运动员往往具有绝对优势。如萨姆索诺夫(白俄罗斯),格林卡(希腊),波尔(德国),柳承敏、吴尚垠(韩国)以及我国的马琳、王励勤、王皓、马龙,等,这些选手的成功跟灵活应用弧圈球是分不开的。在欧洲,克兰帕尔是弧线球的先驱式人物。此外,克兰帕尔有一个发球习惯,发球紧挨球台,对手搓近网时常常被打得措手不及。
    克兰帕尔的第一场大赛是在19岁时参加了1971年的31届世乒赛的男子双打。与约尔尼搭档,并在当年就获得男双冠军。总的来说他属于天才型运动员。因为他的灵活和出其不意的打球特点并不是训练出来的,而是跟性格的随意乖张密不可分。性格是把双刃剑,从另一方面表现出的是懒散和极端。他本人内向孤僻,个性古怪,并讨厌被束缚。行为表现出执拗和不合章法。在赛场上,他的神情散漫,不知所思,好像注意力根本不在比赛本身;动作规范性差,步伐笨拙,经常用不符合力学,甚至是奇怪的姿势接发球,并坚持这种打球习惯。这种不按套路出牌方式反倒给对方压力,令人印象深刻!
    生活中这种散漫而无所顾忌的性情给他带来了大麻烦,甚至导致事业的停顿。
    20世纪上半叶匈牙利尝试探索共产主义,后经过政权交替,在克兰帕尔时期,正实行社会主义体制。这时对集体性要求较强,乒乓球对队员的规定也相应增加。这促使正值青春年少的克兰帕尔表现出逆反心理,加之本身古怪而偏执的想法层出不穷,因此屡屡破坏规定、惹是生非。在请假被拒绝,与女友出行被禁止之后,他在教练的车上涂满了面糊表达自己的不满。并在酗酒后,在高速公路上开了几十公里的倒档车。这种行为在当时看来是不可理喻,甚至是嚣张的。终于,国家队决定给他浇一盆冷水,挫一挫他的锐气,并由此开始了六年的冷宫生涯,荒废了大好年龄。但是六年的沉寂没有令他一蹶不振,反倒给他在1979年第35届平壤世乒赛上的一鸣惊人做了铺垫。
    当时的中国队已经表现出乒乓球方面的巨大优势,并包揽了最近两年的世乒赛男子团体冠军。而瑞典队、日本队以及英国队也轮番进攻着冠军宝座,匈牙利机会渺茫。克兰帕尔上场后一人拿下中国队三分,并促成了匈牙利男团冠军梦的回归!此时,匈牙利已经27年无缘冠军,可想而知当时的克兰帕尔创造的轰动效应。而后的克兰帕尔在赢得殊荣的同时,也成为其他国家乒乓球队的重点研究对象。中国队也是通过分析克兰帕尔的打球技巧,在第36届保证了冠军位置,甚至包揽了全部奖杯。

众所周知,国乒乃至中国体育的第一个世界冠军,是容国团在1959年第25届世乒赛获得的男单冠军。值得一提的是,这枚金牌是容国团从匈牙利人的“虎口”下抢来的。那届世乒赛,首先举行的男子团体比赛,中国男队目标是冲击冠军,可惜半决赛3:5惜败于匈牙利队,与决赛失之交臂。随后的单项比赛,容国团在男单战线连闯数关进入决赛,对手是匈牙利名将西多。西多多次获得世界冠军,名气高于容国团,赛前外界更看好匈牙利人。不过,此时的容国团并不惧怕对手,“人生能有几回搏”的豪言壮语成为他的信心支撑。战幕打开后,容国团按照赛前制定的战术,频频拉侧上旋球破坏对手的逼角战术,此招在实战中屡屡显威,最终他力挫强大的匈牙利人,打开了通向世界冠军的大门。

图片 8

国乒没有参加第21届、第22届世乒赛,但这期间的成绩已令国际乒坛人士刮目相看。1954年在匈牙利举行的大学生运动会,中国队参加乒乓球赛获得总分第二,各单项分别取得男单、混双第2名和男单、女单第3名的佳绩。当然,正处于巅峰时期的匈牙利队成绩更好,总分高居榜首。

1975年印度加尔各答世乒赛,中国夺回男团桂冠,但亚军南斯拉夫和季军瑞典均为欧洲球队。1977年英国伯明翰世乒赛,中国男团卫冕成功,日本回到第二,亚洲球队占了上风。可仅仅过了两年,1979年平壤世乒赛,又是风云突变。

七十年代最值得一书的中匈对抗发生在1979年,是年举行的第35届世乒赛,中国男乒在匈、日等欧亚群雄的夹击下遭遇滑铁卢,男线三个项目尽墨。三条战线中,最引人注目的自然是男子团体,中匈两队在决赛中遭遇,由郭跃华、李振恃、卢启伟组成的中国队经过6盘苦战,1:5不敌由约尼尔、克兰帕尔、盖尔盖伊组成的匈牙利队。此役获胜,让匈牙利人时隔27年重新登上世乒赛男团冠军宝座。

中国,国际乒坛的龙头老大。匈牙利,国际乒坛早中期的杰出代表。作为乒乓赛场现在和曾经的主角,中匈在世乒赛赛场有过不少交集,虽然已成过往,但数代中匈乒球好手的精彩对抗,至今仍是乒乓球迷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话题。

国乒与国际乒坛顶尖大赛首次发生交集,是1953年在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举行的第20届世乒赛,巧合的是,那届世乒赛中匈女队在团体赛场有过交手。当时的匈牙利是世界乒坛的主角之一,国乒自然不是他们的对手,小组赛不敌对手。布加勒斯特世乒赛,匈牙利人收获男单、男双和混双3枚金牌,中国男队获得一级队第10名,女队获得二级队第3名。

1981年世乒赛,成为中匈双方走势的一个转折点。近40年,国乒整体实力不断增强,将当年乒坛的“中国打世界”转变为“世界打中国”的局面,成为国际赛场无可非议的龙头老大。匈牙利乒乓球因人才断档从此一蹶不振,从当年的主角之一成为跑龙套的角色。尘封多年的中匈对抗,已经成为昨日乒坛一段美好的记忆。

七十年代的男子乒坛,呈现春秋战国态势,中国、匈牙利、瑞典以及日本在团体和单项比赛轮流坐桩,中匈对抗主要战役有;1975年世乒赛,匈牙利好手约尼尔击败了中国选手李鹏以及几对外国好手夺得男单冠军;男双赛场,约尼尔/盖尔盖伊将郗恩庭/陆元盛挡在四强之外并最后夺冠;1977年,中国男乒在团体赛5:3挫败匈牙利队后夺得小组头号并最终夺冠军……

图片 9

本文由金沙国际官网发布于综合,转载请注明出处:弧圈球称霸,鬼才克兰帕尔的横拍弧圈球和他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