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班长负重训练6公里,失意的荣誉

小屁孩,你懂啥呀!小屁孩,体能还得加把劲啊!战友口中的小屁孩名叫陈良语,如今是陆军某工程维护团警卫班的一名上等兵。 虽然长了1.8米的大个儿,但因为在同年兵中年纪最小,刚入伍时,战友们经常开玩笑叫他小屁孩。玩笑归玩笑,他却当回事儿了。 老是说我小,这不懂,那不行,我非得整出个样子给他们看看。有了决心还得看行动。陈良语新兵连的时候体能就不咋的,下连又分到了警卫班,执勤任务重、活动时间少,想要提高体能素质的难度也增加了不少。为此,他给自己定了两条要求:巧练、多练。 为了提高训练效率,陈良语利用操课、休息时间向老班长请教训练方法,自己上网收集资料,科学制定每周训练计划。他还从网上买来一个负重沙袋,人家训练背个背囊,他却在背囊里加上沙袋,腿上再加一副绑腿;别人早操跑三公里,他非得趁开饭前的十几分钟再冲刺几圈;到了晚上,新兵连的三个100制度依旧坚持的同时,他还利用俱乐部的健身器材进行哑铃推举、单腿深蹲、拳击等方面的强化练习,使自己的体能有一个综合提升。 每当参加连队集中训练时,集体跑完后,再加练个几公里自然不必说,常常是战友们还在喘大气,他又背起背囊跑完了一公里。 你不累吗?战友见他天天跑,便问道。累啊。累你还跑?嘿嘿,反正都累了,不如累得彻底一点。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这小子近乎自残的决心还真起到了效果。前不久,团里组织军事训练大比武,他先是突出重围取得本连参赛资格,后又过五关斩六将,勇夺全团武装五公里第一名。 从此,战友口中没有了小屁孩,取而代之的是,连队多了一头小猎豹。面对战友的赞扬和肯定,陈良语没有止步不前,他明白:军人为打仗而生,只有练就能吃苦、肯吃苦的坚强意志,锻造过得硬的本领,才能在未来战场中取得胜利。

图片 1 王汉辉:特战精兵情怀远

五公里越野

这周开始,主抓体能训练,队列训练一上午的情况一去不复返,超强的体能训练压榨着年轻士兵的身体,日日如此。

  当兵就要当精兵,这是某边防团机动步兵连班长王汉辉的从军诺言。今天他已经实现了当初的承诺,成为了大家眼中一名响当当的“特战精兵”。

    五公里训练在部队是特别重要的,成绩规定22分以内算是及格,19分以内是优秀,当时易文所在的团纪录是17分46秒,毕竟是野战部队,大多课目,演习,包括以后的实战,速度显得极为重要,五公里不仅考核你的个人毅力和吃苦精神,更重要训练你的速度,要快,一定要快,只有快你才会为战争争取时间,你才不会被淘汰,到以后的山地进攻战的时候的攻山头,布哨,奔袭都是体现你的行动能力。

一,新训第九周

  王汉辉出生于山东东平县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自小成长在泰山脚下,父母常年在外打工,一个人和外婆生活长大。特殊的家庭环境迫使他尽早成熟了起来。

易文在五公里方面的优势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是因为他从来都不吸烟,至于没有吸烟对于五公里到底影响大不大,反正团里那些老兵解释他们比易跑的慢的原因是一个吸烟而一个不吸烟,但不吸烟的多的是,但五公里跑的快的却不多,五公里不仅要讲体能,还要讲战术,起初跑的时候不能太累,用8分力即可,慢慢再用6.7分力,到最后冲刺时候要用全力,总之,你不能提前透支体能,你要计划好,每到跑到七八公里的时候,易文的已是气喘吁吁,大汗淋漓,嘴巴和鼻子一块呼气,并不太干净的迷彩服已全贴在了身上,.但易文咬牙坚持着,他知道坚持就是胜利,不但要坚持,还要拼搏.这个时候也是跟其它身体体能差不多的战友真正较量的时候.高兴的是易文一直是这个时段的胜利者,理所应当也就是终点的胜利者。

我的小腿每天都是酸痛酸痛的,大腿只有蹲下的时候才会疼的难受,全连队的战友都是这种情况,上个大号都能听到各种鬼哭狼嚎的嘶叫。不知道情况的还以为在围殴谁呢。

  上学后,时常听外婆讲解放军和革命战争故事,在他幼小的心灵洒下从军报国的种子,盼望着早点长大,当兵穿军装。外婆意味深长地说:“当兵不容易啊,要是真当兵了,你可得好好干哪!”每当外婆这么说时,懂事的王汉辉眼中都闪烁着期待的光芒。

连队曾经成立了新兵尖子班,是将连队素质较好的集合在一个班,统一训练,统一管理,就跟上高中时,学校所成立的重点班和普通班一样,尽管对学生显得有点不公平,但有时却符合当时的一个情境,只不过学校分班的标准是以学习成绩,而部队以身体条件和体能为标准.易文很荣幸地成为其中一员,这个班的训练区别于其它的班,早上和下午要跑两个五公里,有时也会跑多一点,排长让大家在腿上都绑了沙袋,背上也背着沙袋,虽然累点,但大家心情却很好,因为这种长跑经常跑出了部队规定的区域,有时会跑在沙河边休息一会儿,捡一些河蚌玩,外面的空气也很好,虽然当时是在冬季,但有些地方也亦显出了绿色,让人感觉到春的暖意.更重要的是分在这样的队伍里就注定连队已经看好你,将你作为将来的骨干来培养,当兵的谁不想当班长啊,虽然是芝麻大一点官,但毕竟也管了那么七八号人,虽然不能说是威风八面,但至少在连队会议室也有你的一席之地,距离能成为一个党员近了那么一步,也可算是基层连队党支部里的常委了,所以易文很珍惜。就在团里组织的五公里比武的时候,为连队争得了荣誉。

晚上睡觉再也没有时间想家了,做梦也不再梦到回家,只会梦到被班长打骂。

  2008年9月,听说部队来征兵了,王汉辉高兴地蹦了起来,第一个跑到武装部报了名。听说他报了名,外婆急了:“你还真要去当兵啊?”“你不是打小就让我当个好兵吗?现在就会来了,我得去!”王汉辉决定的事,八头牛都拉不回来。

当时是团里组织五公里越野比赛,易文排 在了第二名,排在第一的是侦察连的,第三的是跟自己一个班的湖南籍新兵向东鹏.虽然没有得头名,易文照样受到了连长的表扬,事后听他们说,那个跑第一的侦察连的兵成绩不真实,在跑的过程当中,搭乘了同连的正好出外采购的自行车,所以真正的第一是易.事实上并不是要去采购,而是地地道道的作弊.易文当时搞不明白,为什么部队有人也会搞这些明堂.在以后的从军生涯中,他见识了种种的不可理解,或阴暗,或不耻,反正在这样武装团体里发生这些易文认为不应该。

新兵连最烦的还是叠被子,每天凌晨四点就要起床在走廊叠被子,因为太晚根本没有时间,被子要叠的方方正正,整整齐齐,像豆腐块一样。那时候傻啊,还真的以为那种菱角分明的被子是可以靠手叠出来的,直到下连队之后才知道有很多方法可以让被子变成那样。

  当年12月,王汉辉的愿望实现了,穿上了军装,来到了北国边防部队。在新兵连,他对班长说:“我要当个好兵、当个精兵!”王汉辉信誓旦旦,班长笑了。

被子叠不好,班长看着不开心就给扔了,你就要重新叠,扔的地点还不一定,有时候是走廊,有时候是楼下,有时候是厕所,有时候是马路。扔在哪里就要在哪里叠,班长让拿回班里就拿回班里。厕所多脏,如果不是太难看或是惹班长不开心,一般不会扔厕所的。厕所的地上还有蛆呢,有时候看到其他班的同年兵在那叠被子,真是造孽啊,一边痛哭流涕,一边叠被子。这种苦真的不是一般人能体会的。

  随着新训生活推进,王汉辉越来越体会到“当个好兵、当个精兵”的压力和班长笑容后面的含义。新兵连真苦啊,高强度的军事训练、严格的纪律约束、对家人的日夜思念,很多战友都打起了退堂鼓,但王汉辉非但没有退缩,反而愈挫愈勇。练体能他提前一小时起床,穿沙背心,腿上绑沙袋跑步,练射击第一个拿枪,最后一个放枪。为了锻炼腿部力量,他自己拿旧床单缝了绑腿,轻装跑好了跑武装,武装跑好了跑重装。经过自己的努力苦练,新兵下连时,王汉辉以全优成绩分到团队唯一的全训连队——机动步兵连。

休息的时间越来越少,本来以前都有午休的,现在中午也要训练体能,很累,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和家人朋友打电话了。

  机动步兵连是全训连队,是团队的拳头力量,被大家称作“魔鬼训练营”。从那时起,他更加坚定了自己争当精兵的决心。2009年7月,为迎接军区考核,连队组织封闭集训,那段时间训练强度特别大,早操至少8公里,除白天完成正常训练课目,晚上还要进行“五个100”:100个俯卧撑、100个仰卧起坐、100个深蹲起立、100个哑铃推举、100次杠铃硬拉。

二,新训第十周

  王汉辉每次训练都冲锋在前,从来没偷懒过。一次团组织的重装6公里模拟考核中,王汉辉背着重达23公斤重的背囊一路带头,离终点还有500米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左小腿晃了一下,王汉辉没有太多理会,一直冲刺到终点时,才感觉疼痛难忍,到卫生队一检查才发现是疲劳性骨折。“这个小兵不简单,训练起来敢拼命,真是个铁人哪!”时任连长刘潇阳感慨道。从此,“铁人”的称号就在连队传开了。

这个星期的气氛明显更强烈,战意弥漫在每一个新兵身上。因为新兵连队与新兵连队也要考核,一般当新兵连长和指导员的都是老连队的副级,只要带完新兵连,表现优异,年底晋升绝对没有问题。所以各个连队的主官都变着法子虐待下面的新兵。只能能提升体能,就训练。连拿来训练步兵的项目都拿来训练我们。

  2010年的省军区狙击手比武,是“铁人”初试锋芒的时刻。经过层层筛选和严格考核,王汉辉最终入选集训队。集训的生活是残酷的,每天都要训练十几个小时,不论是白天黑夜还是晴天雨天,当第一缕阳光照射在大地上,集训队员们早已汗流浃背出现在训练场上,夜幕降临时,依然在披星戴月。

那个训练步兵的项目是这样的,第一圈跑多少分钟,比如5分钟,第二圈就要五分钟以内,如果多出五分钟,多出二十秒加跑一圈,不算时间,但必须要跑。这样整下来,整个连队没有几个人吃的消的。

  已经记不清多少次在泥水中跌倒爬起,记不清多少次受伤后坚持、记不清多少次没吃过午饭,压根儿没睡过午觉。王汉辉始终顶住压力,每天都在认真总结,不断鼓励自己。由于大强度的训练,加上心理压力加重,他出现了脱发的情况,为了当个“精兵”,他始终坚持着。成功的花环来自辛勤汗水的浇灌,王汉辉的努力终于结出了硕果,集训三个月后,他在省军区狙击手比武中与队友一起摘得三个单项第一、三个单项第二、一个综合第二的好成绩,他也被省军区评为“特等狙击手”。

除了跑步,还有其他各种训练体能的项目,这里不能多说,免得泄密。

  王汉辉经常说,作为一名机动步兵连的带兵骨干,不仅要自己当精兵,还要当好教头,把手下的兵带成和自己一样的兵。当班长第一年时,班里有个新兵胡永传,由于身体协调性不好,障碍始终不过关,他就利用周六周日、饭前饭后、课间休息等时间给他开小灶,反复讲解示范,有时一个动作就给他连续做五六遍,一练就是一两个小时,直到他会了为止,小胡的训练成绩突飞猛进,结业考核取得了优秀。当小胡手捧奖状时,激动得哭了:“是王班长对我的不抛弃不放弃才让我取得了这么好的成绩。”

这个星期打实弹了,第一次把子弹上膛,手心都冒汗,如果不是把枪压的死死的,手都会抖。打靶的时候我就按平时瞄靶的训练来打,心无旁骛,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扣扳机的。没想到第一次打靶,成绩还不错。五发子弹45环。成绩很不错了。可惜没有打个十环。

三,新训第十一周

这周的训练有个战友跑步跑吐血了,那个血我也看到了,一大摊,太吓人了。然后训练就有所减少,因为下周就是正式考核,连长也说要以最精神最好的状态迎接考核。如果总成绩新兵连第一,就杀猪加餐,如果没有,就全部匍匐前进,爬到老连队去吧。老连队在山上,离新兵连至少有十公里。。。

那时候人人心慌,就连班长都怕,因为他以前就爬过,这下我就相信连长是来真的,我还以为是吓我们的。

这周还组织了一次拉练,就是每个人背着几十公斤的战备物品,走山路。这是第一次拉练,走的我想自杀。太难受了,全程八十公里。中间只休息了两次,休息的时候就是吃饭的时候。从早上开始走,一直走到晚上八点多,我记得那天还下着雨,有时小有时大的。我低着头,因为背的东西太重,只能尽量让自己后背舒服点。只看到自己的脚,听的到自己的呼吸声。山路崎岖,战友之间相互扶持,才走完了这段艰难的路。

这是一次难以忘怀的记忆。

四,新训第十二周(考核开始)

终于要考核了,也意味着终于要下连队,终于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了,心情难免激动。

考核只用了两天,跑步用了一天,加起来是三天。我们连队跑了第一。跑步真累啊,那时候心情紧张,跑步就缺氧了,而且不是平路,还有上坡下坡什么的,在路上跑的时候肚子疼的跟被人捅了一刀似的,只能用力的把肚子按着,就跟按着伤口似的。那时候心里就有那么一种信念,就算爬,我也要爬到终点线上!

果不其然,我们连队拿了积分第一名。连长也没有食言,当天就杀了一头猪。全连到处其乐融融,欢声笑语。我就在想啊,要是没有拿到第一那该多惨啊,幸好我们拿了第一。

这周旅里还组织了宣誓,给我们发了军衔,带上军衔的那一刻,特别自豪,我终于成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一员,实现了从小的愿望!

这周就把我们分在了各个老连队,班上有几个战友没有分在一个连队,男儿有泪不轻流,相处三月,同呼吸共命运,相互帮衬,战友情特别感动。彼时分离,相互之间都抱着痛哭。班长也为我们这种感情鼓掌,说很多年没见到这么重感情的兵了。

其实,我们大家都知道,此番离别,就是永远。生命中很多人都是人来人往,谁也陪不了你一生。如果要分别,一定要感谢,珍重。若真是有缘,日后相见,一定是特别的缘分相牵。

新兵连其实还有很多故事可讲,只是我怕泄密,也怕说的太多而惹祸。所以我的新兵连经历就讲到这里吧,文中不到之处,还望前辈指点迷津,我定然虚心求教,不忘初心。

去军营走一遭,实在是人生最美的财富。我这个人不爱财,我爱回忆。而在军营的回忆可以让我回想很久很久。

本文由金沙国际官网发布于教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军班长负重训练6公里,失意的荣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